圆桌对话:新能源下的汽车服务业新玩法

新能源板块是华汽集团旗下10大板块之一,也是今年华汽集团打造的重点项目,围绕新能源汽车的服务,能玩出怎样地花样?给目前汽车服务行业带来哪些精彩增长点?华汽集团2018战略发布会现场邀请了正时汽车创始人李斌斌先生、华汽集团华北事业部总经理毕明宇先生、大师钣喷副总裁周凌杰先生、宝驾出行副总裁王海滨先生、湖北车小主总经理魏胜军先生一同参与了圆桌对话,为到场宾客带来一场头脑风暴。

主持人(正时汽车创始人李斌斌先生):本次会议一直在围绕“新能源”展开讨论,首先请各位嘉宾介绍下自己近期与新能源汽车发生的事。

毕明宇:思度2018年开始布局新能源,从自身角度来说,是和新能源汽车时时刻刻在一起的,从整体车的销售来看,新能源下一步发展是租赁,充电桩的建设以及后期的运营。华汽集团围绕新能源汽车产业,主要打造售后服务体系,为广大车主和新能源的发展出力。而思度针对新能源汽车板块,已有3、4年的时间,从铺垫到现在的运营,到后续发力,一直为新能源汽车做更多的贡献。

周凌杰:大师钣喷来自于北美,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事故车维修集团。今年4月份,在墨西哥和特斯拉签订了整个全球的售后认证协议,6月份进行发布,中国地区的一线城市会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门店,作为大师钣喷在国内特斯拉认证的第一批认证维修网点。

王海滨:我自己与新能源汽车息息相关的是经常会租用新能源汽车。我本身是做平台,经常会体验各家的车。其次,宝驾出行是一个创意公司,从14年到现在一直专注于移动互联网和智能出行领域。

魏胜军:我个人来说,新能源汽车应该是2年前更换车时接触到。我知道新能源汽车是未来,如果换一个传统的燃油车,是不是要断崖式的贬值,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当时,因没有思度新能源这样的企业做配套充电桩设施,最终选择的还是传统的燃油车。我深深地感受到新能源是未来,两年前,车小主在湖北区域做上门保养业务,要租赁25台车,当时准备买燃油车,燃油车的机动性比较强,经算计算一年要增加70万的成本。作为一个创业型公司,70万成本意味着什么?养多少员工?大家可想而知。

主持人:没有车主,就不会有车,请问湖北车小主魏总,您觉得围绕着新能源汽车本身,会有哪些创新化的服务?

魏胜军:这个问题对低端用户的从业者有点尴尬,不论是店铺的硬件基础设施,还是人员的知识结构,汽车行业领域里面的人都太好学,基于这些现实存在的情况,汽车服务的从业者准备好了吗?现在,新能源汽车暂时是150:1的比例,但我相信这个比例会迅速地缩短甚至反超,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下,车主,特别是新能源汽车主肯定会有新的需求。如传统的保养、洗车、钣金、轮胎等业务不会受太大的冲击。现在来看,新能源汽车去什么地方接受服务?作为服务企业要提前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你打算在新能源的时代下继续更好地发展,就要提前做规划和布局,不论是小店铺,还是一个产业和行业。

主持人:大家知道在宝驾出行的平台当中,有非常多的新能源车参与了分享,参与了共享,请问王总目前宝驾出行在分发过程当中,如何避免出现类似无效分发的过程?如果遇到了,您计划怎么解决?

王海滨:宝驾出行成立于2014年3月,一直做汽车共享,早期模式是典型的P2P,大家都认为是一种理想的汽车共享的模式,把个人的车放到宝驾出行的平台,分发出去,这是非常贴合共享经济、分享经济的理念。当时的车主要都是燃油汽车,在租赁的过程中,会出现风控问题,尤其是在国内特别明显。

2015年,国家比较注重汽车产业的发展,宝驾出行算是最早一批接触到新能源汽车的,我们觉得能够很好地解决P2P。新能源汽车毕竟是新生的一个产物,但在实操和线下的运行过程中,我们发现新能源汽车有非常多的优势,如作为互联网公司,它是一个可控的车辆,智能化程度远高于传统燃油汽车,而未来会更加智能,传统的造车企业在向新能源汽车转化,他们会在新能源汽车上赋予更多地功能,包括AR。将来的车可能像苹果手机一样,甚至高于苹果的产品,它放到市场上运用时没有风险,不再关注它线下的各种运营问题。所以我觉得新能源与汽车共享契合度非常高。

另外,宝驾出行运营新能源业务三年的过程中,确实有些需求尚不能满足。但如今,用户在选择任何一辆车、任何一次出行的时候,在宝驾出行平台上都会看到这辆车的剩余电量、剩余里程等相关信息。我们把选择权交给用户,一般会提供4、5种车型,让用户选择自己需要的车辆。

主持人:大师钣喷在过去5年的经历过程当中,是否遇到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事故车维修服务?在这个过程当中,遇到过哪些问题?又是怎样解决的?

周凌杰:大师钣喷进入中国市场3年多的时间,目前在全国已有230多家门店,加盟对象基本上都是二类以上的综合维修企业,包括4S店、 4S店集团。我们的自营店在苏州,碰到过一些新能源汽车维修问题:第一方面在技术,随着现在新能源汽车的车型材质发生的变化,技术门店在没有加盟之前,不具备修复能力和技术;第二方面为事故车,大部分来源都责成保险公司修复,而新能源汽车标准与传统燃油车存在一定的区别,在车型修复的过程当中,在定损标准方面缺乏相应的可参照的数据。大师钣喷本身定位的是一个绿色环保专业高效的维修品质,经过几年的资源整合、技术提升,帮助很多门店解决了这方面的痛点。

现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平台很多,我们为什么要花将近一年多的时间去攻特斯拉品牌。因为在新能源汽车制造方面特斯拉走得超前,据我了解,它对维修厂的维修标准,与保险公司的定额标准在全球范围内比较成熟,我们希望通过与特斯拉合作引导大师钣喷的今后。不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品牌的认证维修点,我们要怎么为他们提供一些优质化的服务?特斯拉在很多城市都有自营网点,维修店,但给车主的困惑是消费标准较高,维修速度慢。大师钣喷作为第三方认证维修网点,维修价格、维修速度等方面都比自营店有更大的优势。

主持人:新能源车的售卖方法,保养模式的变化,故障的返修机制,与保险公司的合作,与大客户的合作,与车主爱和恨之间的冲突,请问毕总您认为是一个中心化思考的模式,还是一个去中心化思考大家一起合力的模式,如果是前者,华汽和思度如何思考这件事,如果是后者,您又希望后市场的经营业者如何参与到华汽与思度的去中心化思考过程当中?

毕明宇:后市场以及新能源的现状,核心的问题表现在消费者方面,大部分主机厂都是组装工厂,在各个机构、企业采购所需要的零配件,没有零部件的技术解决方案和修理方案,导致现在后市场面临修理的问题。而传统燃油车以技术积累和优势,发挥中心化的效能,华汽为什么投入电池工厂来做这件事情,就是要掌握核心零部件的详细数据,以及后期结合华汽的维修保养、合作单位、保险等其他机构,更好地对车进行一个准确地评估、维修和质保,推动车辆在体系外的销售,更好地保障销售的稳定,保障消费者的权益。

去中心化,从新能源的产业链分析,没有任何一个企业有完整地解决方案,很难实现中心化的效能,华汽拥有资本,在销售和售后等板块发力,投资了电池工厂,未来在新能源汽车的评估、二手车回收,投入不同的应用场景,实现完整的产业链条。同时,华汽的电池工厂具备了让我们在后市场发力的要素,保障体系更好地发展,保障新能源板块的战略市场和整个盈利。

主持人:弯道超车和并道抢行是中国人开车习惯的两大动作,也是保险公司最不喜欢的两大手段。在弯道超车和并道抢行时,你发现被超的对象好像有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的售后、共享服务、维修等还不成熟的时候,新能源车弯道超车的机会在不在?

王海滨:我从1998年一直在做IT,近20年的经历,也看到过国外、国内很多公司在互联网化、物联网化上面做工作。目前,不论是汽车共享,还是分时租赁,或者滴滴专车,包括短租、长租业务,国内发展远超国外厂商。另外,10年前国外主机厂商与国际化大型公司合资,进行深度地合作。例如,把一批车生产成定制化的出租车,运营1年主机厂商进行收回。 国内一直关注的新能源汽车与上述主机厂商的策略一样,已经跑到前面,北汽、上汽等都在做,大势所趋,未来预期非常可观。我们可以试想一个局面,一旦主机厂商在运营侧能够持平、盈利的话,完全不用犯愁市场,国内出行市场将非常庞大,将会有近千亿级的待开发市场,主机厂商是不会忽略和错过的。

近3年,出行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不论是主机厂商还是创意公司。宝驾出行也投了4家创意公司,分别获得非常牛的资本投资,数据远远超出2015年,运营模式拥有了很大的发展,未来是可期待的。作为主机厂商、经销商,宝驾出行思考很多问题。不论是主机厂商还是经销商,在做以旧换新的方式时,完全可以把共享出行融合进去。如新能源汽车使用2年多电池衰竭就会比较明显,当成二手车处理不值钱,如果把他做成共享出行车辆,每个月有两三千的收入,对共享运营商是非常好的,我们也非常看好这方面。

周凌杰:新能源既是机遇又是挑战,传统的维修企业经营环节比较恶劣,国家环保政策的施压,给维修企业带来了一些曙光。但挑战也并存,新能源汽车缺乏标准,从维修出厂到工艺,再加上国家政策,会给很多维修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大师钣喷现在做的是拓宽赛道,进入到裁判员的队列,建立更宽、更标准化的赛道之后,整合外部资源,把车流引入到赛道上,通过新技术和管理流程赋能企业,在这个车道上更好地管控车流,更好地跑,这是我们作为新能源汽车维修企业的一个挑战和认识。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圆桌嘉宾的精彩解读,路永远都在脚下,只有志同道合的同路人才能相互扶持,共同取暖一同前行。

没有评论

添加评论